The Greatest。Me

我对自己要求很高,常常会在学习时逼自己去达到最好,发现能更好时,也会逼自己去做到,就算常常,我嘴巴上会有很多话说,好像借口推托那样。

在如今学跳舞时会如此,在之前钻研中文时,也是如此。

回归正题——要求高。

因为对自我的要求高,所以在工作时,有时候也会对一些东西要求得很严谨,例如对故事的发展,例如对文笔。

以文笔来说,多年以来得到的认同,我确信我自己的文笔算是好的。这是我自豪的能力。但是否适合当编辑,很好笑的,做了5年多,时不时会自我怀疑。

或许我是不适合当编辑的,面对糟糕的作品时要放松对待,编辑时要放弃所谓的这个那个原则。呃,其实编辑的准则是什么?弹性处理就好。

这么多年,做了这么久,没有人教过我应该怎么做,我凭着自己的“老本”去做,凭良心,替多少个文笔糟糕的作者调整好了他的作品,只有一个把功劳归回给我。

无所谓。或许有时我也是矫枉过正了。

反正也时不时被批评。

连为现有的困境想出路,也愿意去开荒,也变成结果被怀疑可以做到的效果,还有怀疑被别人牵着鼻子走。

多好笑。

然后,自我怀疑,是不是应该放弃我所学过的一切,放弃所谓的原则标准,这样才能算是一个好的编辑呢?

这么样放弃下去,我会不会变成了得过且过,毫无进展的一个人?

或者,其实,I am the greatest one,只是这工作不再适合我了?

我不想变成固执的一个人,我只是有原则。我的那些原则,没有错吧?

我是时候不再当编辑了。

 

P/S:我没有信心了,我需要找回信心。

 

 

 

桃花树还是没开花

9月17日吉打双溪大年舞蹈比赛,遇上之前应该是在槟城的第一次看比赛时见过的男生Helper,闲聊时他说见过我们才确定那隐约的印象是真的。被赞赏条件不错、被猜测的年龄小了5岁,加上聊得很投契,却只被问了名字没被要电话号码。

看来我还得加把劲努力提升我的hardware才行。XP

单身贵宾狗的嘀嘀咕咕

2016年9月13日,我单身了28年有余,不算懵懂不懂情事的那些年的话,我单身少说应该也有15年了。

从情窦初开、心花怒放,到期待、落空、期待、落空,再到失望、绝望进而不再期望,我真的进入了轻熟女的状态。

唉,或许就是爱情跟我无缘。所以生日我连愿都不想许了。

何必。

我相信我还会单身下去。持续现今的心态,活得好好的吧!开心很重要哦!^^

 

工作。牢骚

“你还在那家公司做啊?”——这是一些久没见面的朋友一见到我时会问的。

“我还会在这公司做多久?”——这是我偶尔会萌生的问题。

中文编辑,跟我一向很得意的专业知识有关的工作,一向让我觉得这样挺不错的,至少我没庸庸碌碌,做着一份我不喜欢的工作。

中文编辑+小说编辑,一向让我觉得挺喜欢的,就算那些作者有时让我很头疼,但由于基本上他们都服膺我的编辑,因此我还是做得蛮开心的。

加上近一两年来,我还接触了也插手了活动那一部分,整体的工作算是半活的,但也有着一些可以处理的变化,因此我觉得做得挺开心的。

但,“我还会在这家公司做多久?”,甚至,“我会当一辈子的编辑吗?”

在这么愉快的工作环境里,我竟然萌生了那两种想法,会不会很奇怪?——一正在找工作的朋友知道我有过转行的想法时表示了惊讶,因为她认为我很热爱这份工作。

我确实挺喜欢目前这份正职的,但不代表里头没有一些问题存在。

而那问题很重要,因为是关乎我的专业的矛盾。

由于做事方式不同、想法不同、出发点不同,我总没办法完全对领导在编辑上的看法口服心服。也因为如此,每每被面对面说我的问题时,我总会阳奉阴违。为什么?因为公司没有一套完全的标准,她与我说的也跟我的标准不一样,而且对方说的跟我学习的专业有所出入。

因此,矛盾潜伏了。没有爆发,因为我不是那种真的会跟别人起争执的人。

只是,会感觉累,怎么编辑这份工很像服务业?是因为拿了薪水就得服务人吗?服务领导、服务作者……我更想要的是服务自己。

其实作者方面目前没什么问题,大家的沟通都很好,至少都是相敬如宾。所以,问题在于工作上。导致我这几天老是想发牢骚、胸郁闷。

反正其实我现在又在筹谋着想转行。之前想转当编剧发现自己不合适——生活历练不够,现在兴趣渐渐化为工作了,如果收入不错的话,还真想将之化为正职了。

反正我就是饿不死的。反正在别人看来,我现在同时做着3份工作。

这份正职已经做了接近5年——还是接近6年了?反正都觉得有点闷了。

牢骚结束。我们走着瞧呗!

多久没再伤春悲秋?

没再继续为辩论组奔忙后,我的日子依旧是忙碌的,写作、学舞、学教舞、教补习。日子忙碌,但总算给自己耕耘出了一些小成果,所以跟以前比起来,我更快乐了。

我不喜欢后悔,因此也珍惜之前种种的经历。虽说之前在辩论组混的时间像是没什么得益,但渐渐却发现在辩论组训练出来的思考、整理方式不免地帮助了我的工作与学习,因此时不时,我还是感激那一段日子的。

不知道是忙,还是充实,还是有了自我的价值,我好像开始不如以前般时不时来个伤春悲秋。甚至有时看见别人为一些小事而感伤时、时常不满意自己的生活时,我会感激自己之前勇敢地要改变自己的生活。

房间里的另一个女人也想如我一般充实自己,只是还没有个方向。

女人,你终究会找到一个让自己增值的途径的,加油!^^

文耕之路。第一次之完成小记

29042014留下的文字1500左右的文字,在10032015吧(?),终于开始认真地将故事一点一点地发展了。

忘了是源于什么冲动,可能是因为自己要27了,也有可能是因为在工作上时常处理文笔不好的文章……总之当时我认真地重拾了自己的梦想,动笔开始认真地要完整地写出一个长篇。

当时给自己的期限是年尾一定要完成,结果,对自己极度宽容的我,把文字都写完的日期是在21032016,耗时一年有多的时间。

写着写着时,自己写出了多少文字,还在不满意的地方进行修整而丢掉了多少文字?恐怕没有5000也有10000吧?不知道这样的做法会不会让整个作品变得好一些了呢?

不过,我总算没负了自己的梦想,写完了一个长篇,而且还好像写上瘾了般,另一个故事开始在脑中萌芽。

完成了一个自己的作品,我深感自己是新手,不知道自己写得好不好。所以,对自己的作品,我其实是信心不足的,尤其在后面的部分,而如今也懒得去看回作修改。不过,还是会抽时间把这件事做好的。

懒佩雯,你要勤劳一点啊!!!!

或会调整的工作。2016

其实,我喜欢到处走,所以蛮喜欢出差的。只是当真正听到上司说的要跟我讨论工作内容的调整,加上老板昨天在见我时的暗示,莫名其妙,我有点不安了。

不是不愿意去搞活动,其实我是挺享受工作有变化,而不是一成不变的;只是我有我的心愿,很想发展舞蹈成为副业,而不想自己后来连去跳舞或教跳舞也没有时间。

不过,既来之,则安之,想那么多,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的,不如还是静待到时再看变化是什么吧!

反正,也不是什么不喜欢的事情。

 

(太有才华,也是种烦恼啊!>.<   XP)